《流轉》高三優秀作文

高三作文 時間:2018-01-08 我要投稿
【www.difmkp.tw - 高三作文】

  (一)

  三月的洛陽,點亂紅山碎杏發,鋪平綠水新蘋生,十里湖光千世夢,花語雨初嬉笑回。而那年的三月,白雁翅低仍重飛,黃鸝舌澀未成語,縱使是曠世遷客騷人也難揄揚曾經這如仙境般的美景。他們的眼中只是,泥上飄零許多愁,落水邊花未隨流;只是,感時殘花濺血淚,恨別憔鳥驚恨心。那年,國家天下,內外憂患,人心惶惶。那年,朝廷政權搖搖欲墜,動蕩不安,眼看著這曾經盛世民族如今將逢滅頂之災。

  那年,朝中,權臣當道,把持朝政。新帝幼小,是非不分。邊境,四面臨敵,千里報急。朝廷卻遲遲不肯發兵救援。守邊大將葉護一人難敵萬眾,被困敵軍,生死未卜。權臣說服幼帝讓將軍之子葉寒下洛陽,尋找傳說中的絕世寶劍,傳說,“寶劍一出,無與爭鋒,以一敵萬,救民水火。”

  那年,葉寒來到洛陽。

  陰沉沉的風刮過洛陽邊界,天空中有無數只鳥雀盤旋哀鳴,濃烈的悲哀從葉寒狼眼般狹長深邃的眼睛中漸漸滲出。突逢家變,年少的他,挑起家主的負擔。背負國仇,無援的他,擔起救國的重任。誰來憐惜,這個昔日冷漠倔犟的少年。多日的跋涉,身心雙疲的他,兩眼一黑,重重的倒在地上,暈了過去。

  不知多久,褥席上,葉寒躺著,嘴角微微上揚,不知他在夢中遇到了誰。微瞬間,葉寒醒了。睜開眼,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干凈的床上,身邊是一個清秀的少年。

  “我是言幽,是我救了你。你的身體很弱,需要休息。”少年對著葉寒說。

  “嗯?恩!”話雖短,卻是溫暖。葉寒笑了,這種感覺好像父親。

  “來,喝藥。”黑黢黢的藥水,泛著波痕。葉寒斜覷著言幽,那雙眼睛似乎與夢中的人影重疊,一樣的光彩熠熠,似夜空中的星,折射出柔和的顏色,卻帶著點點憂愁。

  “父親……”葉寒低頭不知在自語什么。

  (二)

  數月過去,天地景物,宛若迷霧。山澗四季,水面漣漪,草際煙光,月下花容,杲杲云彩,風中飄逸。那天晚上,赤橙色的星辰點綴著墨藍色的天空,夜彌漫著溫馨的顏色。那天山上,磷光瑩瑩,螢火蟲閃著模糊地綠光,連綴起一片綠色,好似夜空的倒影,迷茫而又清晰。言幽突然開口道:“你,想要什么?”

  葉寒眉頭不見任何波瀾,默默注視夜空許久,方回聲:“我要找到寶劍,復興我朝。”意氣勃發,“我要救父親,我的父親……”黯然泣下,聲音漸小,一抽一噎。

  “男兒有淚不輕彈,不要哭。”言幽的聲音莊重有威嚴,“我們會救出來的。”

  “嗯。”葉寒望著像似父親的眼神,頷首一點,漸漸凝神,雙眉緊蹙,脆弱的臉上浮現如山般堅毅,如月般冷漠倔強。

  又是長時間的沉默。

  言幽突然又道“生在亂時,是我們的不幸。但,國破山在,城春草木,只待煙雨,雨潤如舒。逢在痛時,是我們的不甘,但,寶劍鋒從磨礪出。是英雄,終顯本色,仗劍縱路,才是漫游名山的錚錚傲骨。即使,一把銹跡斑駁的劍。”

  “是!”葉寒鏗鏘有力的回答。

  擱淺的記憶一點點塵封重啟,葉寒的腦海閃爍嘶嘶火光:

  “喲,這不是言幽嗎?怎么,又出來行騙了。害人還沒害夠嗎?”每每這聲音如刺般在葉寒的腦中回旋。

  “我不是。”言幽的聲音急促響起,卻惜在人們的嬉笑中,反駁聲消失在人海。他的眉角是落寞,是憂愁,是痛恨,是不甘。

  葉寒懂了,他知道言幽如同自己有不堪回首的過去,有自己的痛,有自己的殤,一直,深深埋在內心最深處。葉寒明了,他知道言幽在等待屬于自己的命輪,等待有一天自己俯看天下。

  “那你呢?”葉寒道。

  “我。呵呵,我枉費一生醫術。哼,終有一天,我會站在顛峰,讓天下的人都知道我言幽是何等的醫術高超。”雙拳緊握,眉角是堅毅,是凝重。

  “可為何他們不信,他們寧愿死也不信,我說他們喝的符湯有毒,不能喝。他們不聽,喝了,死了人,還怪罪于我,說我得罪神明,神明降罪,害他們慘死,為什么?”言幽大喊,“為什么,為什么?”

  “呵。”葉寒苦笑。在村里住了幾月,漸漸的打聽到言幽的事,他不能說什么,也不能做什么,他知道是村民的無知,可這有什么辦法,村民信神明,不信言幽。每當他問村民言幽的事,他們總是咬牙切齒,恨不得噬其肉,飲其血。

  是啊?為什么?我們只是少年,為何,為何?

  黑夜總是會過去的,風如海嘯席卷而過,劃開黎明的光彩。

  (三)

  輕輕的用嘆息掩埋疲憊,輕輕的用嘆息遠離血腥,輕輕的用嘆息牽手,道一聲“能行”,輕輕的用嘆息別離殤時,流轉命輪。已經一個月了,那天晚上的對話后,他們投身軍營,開始了流離顛沛的生活。

  葉寒沒有再去找寶劍,沒有再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寶劍上,他相信了言幽,要靠自己的雙手趕走敵人,靠自己的努力救出父親。他當小兵起,一步一步的向上。

  黑夜漫長,輕輕闔眼,葉寒睡了。的人金袍戰衣,意氣奮發。金戈鐵馬,馳騁沙場。臉上,沒有隨著歲月的流失日漸滄桑。“寒兒……寒兒……”一遍遍的喚著。夢中的葉寒突然緊皺眉頭,不安的夢魘纏著他,“不要……血……父親……”。

  白帳撩起,言幽站在了床前,“醒醒,醒醒。”言幽搖動著葉寒的身軀,輕輕拍打葉寒的臉。葉寒睜開眼,短短一瞬,“言幽,謝謝你。”言幽只是淺淺的一笑。他也從軍了,當了軍醫。葉寒看著瞬即而逝的笑容,想起夢中的一幕,父親被困,齊唰唰的劍砍到他身上,他心悸了。“沒事,只是噩夢。”言幽淡淡地說。葉寒看著類似父親眼睛,輕輕點了點頭。

  鼓角聲暮靄中響起,無數將士戰場中撕殺,滿地血流,殷紅一片。一個,兩個,不停的倒下。幾天幾夜的撕殺,將士們累到了極點。這幾天幾夜,將士們打退敵人的一輪又一輪的突襲,今天,成功了。躺在沙地上,將士們欣慰地露出了笑容,他們沒有死,活著,見到了黎明的期盼。軍旗飄揚,旗下,一黑一白。黑色鎧甲,白色軍袍,如今,他們成就了未來。

  不敗少年將軍葉寒,絕世軍營神醫言幽,他們,生死闊契。烹羊宰牛戰場為樂,風蕭蕭兮暢行天涯。

  霎時,他們名聲響徹大江南北,震撼一時多少豪杰。

  霎時,敵人聞風喪膽望風而逃,卷起多少千堆風雪。

  千古江山踏歌恒飛,尋常巷陌風雨共濟。秋牡丹滿盛中,他們帶著凌人的傲慢,紫陌紅塵中,日久彌香。花海中,輕轉羅盤,旋開了通往盛世的大道。

  (四)

  風塵揚,金夕消。

  蹄聲,塞滿了天與地。

  蹄聲驟聚,一黑一白,在蒼黃的日影下浮動。他們,騎著馬,奔騰。

  勝利的那天,葉寒救出了父親。站在敵軍營前,葉寒的心,久久不能平息。一顫一顫的。“爹。”喊出了多少天的期盼,多少天的痛楚。“太好了,真是太好了!”葉寒歡呼,露出少年的天真。言幽一旁站著,露出了淺淺的微笑,他由衷的高興:“是太好了,是太好了!”堇色的余輝下拉長了三人的身影。

  金黃的沙翻滾,馬背上的兩個少年望著火紅的遠方,望著曾經敵寇猖狂的地方,一串淚,一串淚辛酸的淚,一串淚至死也不會凝竭的淚,粉碎在金黃的塵沙上,粉碎著重重疊疊的昨日,屈辱的昨日,殤痛的昨日。他們流出了一個笑容,流出了一個皇家的未來,流出了命輪的流轉。

  他們,放長了僵繩,讓馬蹄緩緩敲響前行的路。“駕”鞭馬聲響起,沙場上淡淡的身影漸漸拉長,一點一點淺去……

  “阿寒,你說那些村民會相信我嗎?”

  “會,一定會的。”

熱門文章
彩票走势图新浪爱彩